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湖心春光

时间:2018-05-16
小春并没有领着叶天龙往别宫的花厅去,而是转过游廊,到了一处繁花似锦的后园。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景色优美的小湖,一道玲珑别緻的九曲桥横卧于美丽的湖上,湖心有一个小小的湖心岛,密密的修竹挺拔,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被围在修竹之中的一座飞檐翘顶的小亭。
  小春微笑着对叶天龙道:「公主殿下正在那湖心亭等候大人!」说罢,又用洁白的小手掩住自己的檀口,吃吃的笑了两声。
  叶天龙伸出手在她滑不留手的粉嫩脸颊上摸了一把,取笑道:「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
  小春俏脸飞红,连忙退了一步,道:「奴婢可不敢!」说罢转身如飞而去。
  叶天龙颇感奇怪地望着小春的背影,摇头道:「这小丫头!」转过头时,看见了倩公主正站在湖心亭的亭口处,朝自己挥着小手,就满心欢喜地踏上了精巧的九曲桥。
  用竹子做成的九曲桥在他的脚下颤颤悠悠,不时发出两声吱吱的响动,打碎了湖面的宁静,显得别有风味。
  倩公主看着叶天龙慢慢走来,俏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美丽灵动的大眼睛扑闪间爆出黠慧的神光。
  再过一曲,就到湖心岛了,叶天龙朝倩公主微笑着,正要说话,突然间感到脚下一空,整个身子猛的一沉。低头看时,原来什么时候有一段的桥面已经被去掉了,然后用几可乱真的绢布补上,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此处的异样。
  叶天龙的脚刚好是踩到这个地方,不能受力的绢布自然承受不起他这样一个人的重量。眼看他的一只脚已经沾到水面,整个人都要往下栽去,倩公主眼中的得意之色难以掩饰。
  叶天龙猛吸了一口气,真气急速运转,硬生生慢下了身子沉下的速度,双手左右张开,振臂沉叱一声,本来在后面的那只脚闪电般的点在前面那只脚上,整个人身形上扬,身子拔起跃出,朝前面纵窜越过这段桥面。
  看到叶天龙的应变如此快,倩公主笑脸如花,朝身在半空的他扬手道:「天龙你好厉害啊,快点过来吧!」
  看到倩公主这种娇俏的模样,叶天龙的心中就是有怒气也没得发作,只有哈哈一笑,看準前面的桥板落下,故作轻鬆状道:「公主殿下这一招好像没有奏效啊!想作弄我叶天龙还……」
  话音未落,他骇然发现原本看準的落脚点居然无声无息的溶化一个大洞,露出了下面波光粼粼的湖面,顿时魂飞魄散,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这肯定是眼前这个美丽公主的杰作,她能够马上判断出自己的落脚点,然后在和自己说话的同时,悄悄地使出「腐蚀术」将桥板溶掉,这份判断力和功力倒是真的让人佩服。
  但心知不妙的男人此刻却只有暗暗叫苦的份,刚才在半空中的时候,因为多嘴的缘故,将真气已经用尽了,要想再换一口气已是太晚。现在除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落入水中,再无别的事情可做。
  「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说话呢?」
  可怜的男人心中发出这样的哀歎,感到自己的脚上传来一股凉凉的感觉。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倩公主拍着双手,格格直笑。
  「哗啦!」一声,叶天龙从水下浮出,抹了一把湿淋淋的脸庞,看到湖心岛上的顽皮公主又是笑又是叫,前仰后合,十分快活的样子,不禁心生恼怒。既然已经全部进水了,不如就这样游过去好了。
  主意打定,叶天龙甩了甩头髮上的水珠,朝湖心岛游去。才划得十数下,就已经到了湖心岛的岸边。
  叶天龙抓着岸边的青石,全身浸在冰凉的湖水中,冷冷地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倩公主。她今天将满头的长髮打成两条乌黑的大辫子,随着她轻快的脚步在曲线优美的胸前跳蕩着,显得又娇又俏。可是看在某个被算计了的男人眼中,她只是比恶魔少了一根尾巴而已。
  看着站在水中的男人一脸毫无表情的样子,倩公主脸上的笑意也渐渐褪去,显得有些吃惊地问道:「你不是真的生气了吧?那可太没意思了,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反应能力不够啊!」
  叶天龙摇摇头,歎了一口气,伸出了一只手,道:「算我倒霉!」
  倩公主笑嘻嘻地望着他,欣然道:「这才是男子汉的气概!这可是一次应变能力的测试,下次要提高警惕喔!」说罢,也伸出了一只小手来拉叶天龙。
  叶天龙的眼睛中突然现出了坏坏的眼神,看在倩公主的眼中,自然心知不好,但要有所反应,已是迟了一步。
  「你也给我下来吧!」
  美丽的倩公主应声栽倒在水中,水花飞溅中,叶天龙扑了上去,将想要反抗的少女死死抱住,往水里拖。
  湖水翻滚,娇叱声和喝声不断,两个人在水中你来我往缠斗了好长一段时间。叶天龙和倩公主两个人都想要把对方压在水下,但他们似乎都忘记了自己所具有的功夫,只是凭着本身的气力在乱斗一气。
  男人的体力终于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它的作用,叶天龙将身形灵活的倩公主牢牢地压在水中,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手舞足蹈,小小的粉脸胀得通红。
  实在憋气不过的倩公主只有举手投降,得意洋洋的男人才鬆开手,两个人喘息着一起爬上了湖心岛。
  一到岸上,倩公主就喘呼呼地躺在地上,口中嚷道:「太好……玩了!……太好玩……了!」
  叶天龙深深吸了两口气,坐了起来,望着身边的倩公主笑道:「这样过不过瘾啊?」
  「我从来没有这么过瘾过!」倩公主那亮晶晶的眼睛直视着坐在身边的叶天龙,满心欢畅地说道:「他们谁也不敢这样对我,我果然没有找错人,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叶天龙哈哈一笑,他知道对于这样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又有如此高超的身手,宫中的人自然没有胆子和她这样玩耍笑闹的。而他现在已经完全把握住倩公主的想法了,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跟她这样玩闹。
  正想着站起来,突然叶天龙的视线落到了倩公主玲珑有致的酥胸上。乖乖了不得,随着倩公主的喘息,酥胸上下起伏,极为养眼。这个美丽的公主今天偏偏又穿着一身月白的衣裳,在水中这么长的时间,早已湿透了,紧紧地贴在她婀娜多姿的娇躯上,将那一身玲珑剔透的曲线毕露无余。在这样的大白天,阳光明媚,那简直比没有穿更引人注目。
  如果说是守礼的男人,说不定会马上转开眼去,又或知道身份进退的人,也会不敢去招惹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但现在坐在倩公主身边的男人可是素有好色恶名的,而且可以称得上是色胆包天的,所以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此时眼前的景色更让他心动的。他的一双眼睛顿时再也离不开眼前的绝妙盛景了。
  感到身边的男人突然间不再说话,气氛好像有些不太一样,浑然不知的倩公主不解地看了一眼叶天龙。
  看到的是一双火热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的酥胸,倩公主不禁粉脸飞红,低声嗔骂道:「你在看什么地方?」
  素来奉行「只要有机会就绝不放过」的男人却是毫无愧色,哈哈一笑道:「我当然在看最美丽的风景啦!」
  感到男人眼中出现的那种神光既熟悉又陌生,从来没有实际经验的倩公主不禁有些害怕,刚想着从地上爬起来,叶天龙的双手一抄,已经将她整个娇小玲珑的娇躯抱在怀中。
  倩公主感受到从叶天龙身上发出的热力,比起身上那湿淋淋的衣裳传来的凉意更强大,让自己有些心迷意乱。她在叶天龙的怀中挣扎了一下,娇嗔道:「你想干什么?放我下来!」
  抱在怀中的少女那柔软的娇躯传来阵阵的幽香和美妙的触感,胆大包天的男人非但没有理会美丽公主的话,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一边感受着柔软而有弹性的纤巧胸乳,一边凑到她的俏脸不到半寸的地方,大嘴都要碰到那张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了,才低笑道:「你说我要干什么?湿淋淋的衣裳贴在身上会着凉的喔!而且我还要将方纔的仇报回来!」
  倩公主知道这个男人在动什么脑筋,而且也曾设想过很多的情景,但事到临头,又惊颤起来。一个娇小可人的娇躯像是受惊的小鸟一般轻轻地颤抖着,又好像是真的受不了湿衣裳的寒意一般打着寒战。
  叶天龙看得十分真切,怀中的这个倩公主的确是个无以伦比的小美人,冰肌玉骨,俏脸上的肌肤晶莹剔透,既有艳丽的姿色,又有娇俏的神色,还有掩饰不住的贵气,各种风情居然在她身上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实在是男人眼中至宝之恩物。
  这样的殊色如果放过了,自己一定会后悔莫及。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叶天龙毫无犹豫地将自己的大嘴压在倩公主两片柔软的香唇上。
  「唔!」倩公主的娇躯猛的一硬,眼中掠过一丝无所适从的茫然神色。
  有力的嘴唇吸住象花一般柔软的香唇,灵活的舌头无处不到的游遍了她的小嘴,这种巧妙的挑逗轻薄手法别说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就是熟悉床第之能事的妇人也无法抗拒。
  虽然倩公主的小手在本能的推拒,试图要脱离男人的魔爪,但全身无力而且发烫的她这样的动作反而更像是欲迎还拒,益发增添了男人的慾火。叶天龙的一手搂着她柔软而有弹性的纤腰,另一只手开始在她的娇躯上游走。
  琼鼻中的娇哼慢慢流出,象徵性的抗拒只进行了片刻,倩公主的阵地便告失手。现在的她俏脸滚烫,连晶莹的耳根都红似三月的流火,娇嫩的胴体在男人有力的抚摸下呈反射性的轻颤。但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她情迷意乱,欲罢不能。
  热烈的唇舌交缠终于告一段落,男人火热的大嘴在她吹弹得破的粉颊,晶莹的小耳,粉嫩的玉颈上一一印下痕迹。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小手终于找到了目标,倩公主用力抓着叶天龙的肩头,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檀口中不住地流泻出娇喘声声,一双美眸也早已紧紧闭合。
  虽然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也曾在很近的距离处看过更加激烈的场面,但现在真的临到自己的身上,居然是这样一种感觉,即使是刚刚开了一个头,箇中的滋味已然是让倩公主她完全迷失了。
  所有的想法和话语都在男人逐分逐寸的热吻下跑得无影无蹤,现在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片空白,听凭那双魔掌在自己娇贵的身体上肆意的游走,从中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
  叶天龙的手不再满足于外面的活动,灵活的五指大军轻分倩公主的衣襟,从领襟处滑了进去,开始了新的一轮攻击。
  少女丰润腻滑的胸肌带给他的感觉好似粉搓脂揉一般,意外的是看似小巧玲珑的倩公主居然有着相当丰满的胸肌,由于她的骨架纤细,摸上去真个是柔若无骨,销魂不已。
  倩公主低低的娇吟了一声,双手压上了他不安分的大手,因为这种莫名的激颤让她有些不安。但久经考验的男人岂会被这样的事情难道,一边再次用力吻上她的香唇,展开更加热烈的情挑,已经佔据桥头堡的五指大军则坚定有力地搓揉着柔嫩丰润的胸肌,慢慢的,但却是非常有效的扩大自己的领地。
  「唔!」
  悠长的颤音从倩公主娇俏的瑶鼻中发出,她那柔美的娇躯剧烈的颤动,酥胸终于失守了,盈盈一握的纤巧椒乳完全落入了叶天龙的掌握之中,五指大军耀武扬威的品嚐着胜利的果实。
  强烈的刺激和快感几乎要将少女的芳心淹没,所有的思维在剎那间消失,双手若有若无的抗拒也放弃了,无力地滑到叶天龙的腰间,轻轻的揽住他有力的熊腰。而她的檀口中,滑嫩的小香舌开始笨拙的,但也是十分激情的回应着男人灵活的舌头。
  叶天龙心满意足地肆意游览着倩公主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慢慢将她身上的衣裳剥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少女除了声声的娇吟外,再无别的行动,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肤慢慢出现在男人的眼中。
  明媚的阳光照在赤裸裸的酥胸上,暖暖的十分舒服,但比不上那双温柔又粗暴的手的轻怜蜜爱。熊熊的慾火均在两个人的心中急速升起,空气中似乎也能感受得到这种甜美的味道。
  一阵轻风掠过竹子的梢头,柔和的沙沙声将倩公主那颗迷失的芳心微微唤起,她勉力睁开满是春情的美眸,颤声道:「这里……不行的……到里面的亭……」
  「啊!」倩公主浑身剧颤,再也没有气力说话了,一双小手紧紧抱住叶天龙的虎腰,粉脸通红的埋到了他的怀中,一双修美的玉腿不知是开着好,还是合上好?因为一只不满足现状的手已经悄然滑进了她的胯间。
  叶天龙很满意怀中少女的这种反应,一知半解但又好奇胆大的少女最有意思了。
  抱起娇柔无力的倩公主,叶天龙大踏步的往湖心亭行去。
  被密密的修竹所包围的湖心亭现在是春意盎然,连原本停在梢头上的小鸟也停止了口中的鸣唱,歪着脑袋打量亭中两个人类的动作。
  湿淋淋的衣裳被堆在了湖心亭中的石桌上,一具娇小玲珑但却是丰润柔嫩的雪白胴体伏在男人雄健的胸膛上,诱人的檀口中吐着细细的娇喘声,那光景真是要多诱人就多诱人!
  叶天龙的大手抚摸着雪白圆滚的玉臀,结实又有弹性的美好触感让他发出讚美的歎息。灵巧修长的手指已然探进了春潮初生的玉门,逐步将倩公主心中的情火推上更高的境地。
  虽然不知第一次看到叶天龙那又粗又长的胯间之物,但现在真正接触到它的感觉还是非常新鲜又可怕的。稍微发颤的玉手轻轻握住,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油然而生,是惊是喜,是爱是怕?
  叶天龙却是快活无比,想到法斯特帝国金枝玉叶尊贵无比的倩公主将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而且又感到她的玉手温软轻巧,心中的欲焰再也无法抑制了。
  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湖边飞速地掠来,几下起伏间就到了湖心亭。
  「公主殿下,二太子他……」
  一头撞见眼前如此火辣辣的场面,小春的俏脸腾的火红,张大小嘴,傻傻地看着。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刁蛮的公主和叶天龙的进展会如此神速。
  「砰!」的一声,从后面冲进来的小秋结结实实的撞到她姐姐的身上。
  情浓似火的两人一惊而起,满肚子火气的倩公主正要发怒,叶天龙拉了她一把,「把衣裳拿来!」然后对小春道:「二太子怎么啦?」
  在两个俏丽小侍女的目瞪口呆中,倩公主粉脸红红的,但却是柔顺的拿来了石桌上的衣裳。
  「这个怪公主转性了吗?」本以为一顿排头难免的两个侍女同时冒出这样的念头。
  小春不敢看倩公主的脸色,朝叶天龙施礼道:「二太子他往这边走来了!」聪明的她已经判断出眼前的男人对倩公主的影响力。
  小秋也低声不安地说道:「我在那头看到清儿姐姐也朝这边走来了!」
  销魂未果的男人瞟了倩公主一眼,在心中嘀咕一声:「原来还放了两个岗哨啊!」倩公主似乎是看懂了他这个眼神,不依地跺了一下脚。偏偏她现在尚未穿好衣裳,小巧晶莹的玉乳在空中颤抖了几下,引得身前的男人眼睛顿时大亮。
  从两个贴身侍女的羞涩眼神中发现了自己的模样,倩公主不禁瞪了流口水的男人一眼,然后又贴过身去,娇躯在他的身上磨蹭了两下,轻笑道:「我们先躲起来吧!」
  叶天龙歎了一口气,恋恋不捨地在那诱人的酥胸掏了一把,道:「好吧!」
  ※ ※ ※
  看到负手站在湖边的二太子文冶达,上官清儿的眼睛亮了起来。
  「二殿下!」
  听到上官清儿的轻呼声,长身玉立的文冶达转过身来,温柔地望着清丽的女官,说道:「清儿,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上官清儿微嗔道:「难道没有急事就不能见你吗?」
  见文冶达的脸上略显发急的神色,她又低笑一声道:「是有很要紧的事要告诉你,陛下任命叶天龙为东督了。」
  「真的?!」
  文冶达的神情微动,突然左右查看了一下,道:「我们到那个湖心亭说话吧!」说着,举步踏上了九曲竹桥。
  「这里怎么会这个样子的?」
  上官清儿指着桥面断开的部分,不解地问文冶达。
  文冶达扫了一眼后,不经意地说道:「这一定是我那个宝贝妹子弄的好把戏,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又成了落汤鸡?」
  上官清儿提醒道:「那倩公主会不会还在这里?」
  「没有,我已经查过了,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文冶达说着,伸手揽住上官清儿的纤腰,足尖在桥面上一点,两个人轻灵地越过了这段桥面,两个起落就到了湖心亭。
  文冶达在青石的围栏上坐下,手还是环着上官清儿的纤腰,伸过头去,在她腻滑的粉脸上亲了一口后,说道:「清儿,快把详细情况告诉我。」
  上官清儿先是环视了一下湖心亭,发现石桌上隐隐的水迹,不禁轻推文冶达的脸,不安地说道:「你看那里还有很新的水迹,别是那人还没有离开吧?」
  文冶达轻歎了一声,鬆开了环住纤腰的双手,站起来说道:「好吧,那我再检查一次!」
  身形一展,文冶达快速地绕整个湖心岛一圈,将所有可以藏身之处均细细查了一遍,然后回到了湖心亭,这几下动作神速无比,迅疾有如一阵风,显出他的功力端的不凡,和他给人文弱的外表极不相称。
  现在文冶达站在亭心的样子有些古怪,两脚不八不丁,分开少许,闭目凝神,而他的双手更是怪异,举到眉心处的双手形成一个圆心的形状,但那斜指横出的四指却又摆出了指天划地的架势,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劲气慢慢在其中流转,然后往四下里扩散开来。亭子里瀰漫这一种怪异的气氛。
  倏然他的眼睛睁开,两道神光爆出,直视正前方,似乎是有所察觉,但定神片刻之后,又闭上眼睛。
  约莫十数的时间后,文冶达缓缓放鬆身子,长吐了一口气,走到一直无声地看着他的上官清儿身边,说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说吧!」
  上官清儿将身子靠进他的怀中,低声道:「请殿下不要怪罪,清儿实在是因关係重大,才会这样的。」
  文冶达伸出手,在她的粉颊上捏了一把,笑道:「傻瓜,我怎么会生气呢?你这样也是为我着想啊。」
  上官清儿先在文冶达的脸上吻了一下,以示谢意,然后轻声道:「明天任命叶天龙为帝都东督的皇令将正式公布,其中有一个内容是允许叶天龙开府,自组部曲。」
  文冶达惊道:「父皇对他这么信任和器重啊,居然如此抬举他?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没有反对吗?」
  上官清儿答道:「三殿下他倒是没怎么反对,好像他和陛下有过什么协议,陛下一说你会满意的,三殿下就不说话了。左宰先是强烈反对让叶天龙开府自组部曲,但陛下答应将他推荐的神殿法伦神官封为皇家大神官,他也只有同意了。」
  文冶达哼了一声,道:「这两个卑鄙狡猾的家伙,他们知道父皇的心意已经无法改变,却借此机会从中得到利益,趁势壮大自己的势力。这样一来,他们都心愿得偿,只有我一点好处都没有,看来我要及早打算了。」
  上官清儿微笑道:「殿下您怎么没有好处啦?武安的那些人就是最大的收穫。不管怎么说,现在您手中不也多了一个筹码了。」
  文冶达摸了上官清儿一把,笑道:「好家伙,你倒是很厉害嘛,连这一点都替我想到了。」
  又说了一会儿这两天来的事情,上官清儿转颜吃吃一笑,柔媚地说道:「殿下现在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準备要怎么谢谢我啊?」
  文冶达闻弦听歌,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便老实不客气地伸手过去,滑进上官清儿的领口,用力揉捏了两下丰满的乳峰,满意道:「又丰满了不少啊!」
  「还不是殿下的功劳吗?」上官清儿情动似火地抱住他,一个娇躯紧贴在他身上,大力地扭动了几下后,恋恋不捨的说道:「现在不行,我还要回去服侍陛下呢。」
  文冶达上下其手,狠狠地玩弄了一会儿,才将娇喘吁吁的上官清儿放开,在她的小耳边低声道:「明天晚上我们老地方见,看我不把你整治得没有力气再作怪为止。」
  两个人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相携离开了。空无一人的湖心亭又恢复了往常的安静。
  ※ ※ ※
  又过了一会儿,湖心亭的上方传来了女子清脆的喃喃声。
  「真没有想到,二皇兄居然和父皇身边的女官……啊……」
  后面的声音被两个同时响起的女声打断,唔唔的挣扎声中,四道人影从亭子顶部斗拱处跌落。
  幸亏他们每个人都是身手不凡,落地时大家都已经控制好身形,安然无恙的站立在亭子中。
  叶天龙一手搂着小秋,一手抱着小春,对俏脸红红的倩公主说道:「你倒真是挺聪明的,居然在这里都弄了这么一个藏身的处所。我真要好好奖赏一下。」
  受到讚美的倩公主傲然道:「当然啦,你也不看看本公主是什么人,这点小事如何难得倒我?」
  他们四人躲藏的地方正是倩公主平时作弄别人时,替自己选的好地方,既可以看到亭子中的一切,又不会被别人发现。因为她在遮挡身形的那个製作巧妙的牌匾上还施加了障眼和消音的魔法,根本无庾被别人发现其中的奥秘,除非这个人有着比倩公主高深得多的魔法造诣,但这样的人,想来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吧!
  但是有一点,这个藏身之处是以倩公主的思维为考量的,一下子塞进了四个人,当下便有些爆满的感觉。所幸的是倩公主也好,她的那两个孪生姊妹花侍女也好,都是体态娇小可人的那种,是以还能勉强躲得下。只有便宜了唯一的一个男人,简直是被香气四溢的少女娇躯紧紧裹住一般,箇中的辛苦和快乐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和倩公主主婢三人又玩笑了一会儿,虽然再没有真个销魂,但叶天龙也是快乐无比。
  在美丽的公主和俏丽的侍女依依不捨的目光中,叶天龙告辞,快步离开了无忧宫。现在的他要回家好好和于凤舞她们商议一下今后的行止,不过这次来私会倩公主倒是收穫不小,没有想到一向给人文弱怯懦,一心喜欢音律的二太子文冶达居然也是在暗中窥视皇位,而且还是一个身手高超的好手,若论到心机,看他今天的表现,绝对有不输于他弟弟尤那亚。